"> 《中国典藏载苗族早期历史资料整理与研究》成果简介
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研工作 » 科研动态

《中国典藏载苗族早期历史资料整理与研究》成果简介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由贵州省社科院石朝江研究员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典藏载苗族早期历史资料整理与研究》,已通过国家社科规划办验收合格。现将该成果的主要内容、重要观点、突出特色、学术价值等作简要介绍,以飨读者。

一、本课题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古往今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无不把历史看作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对历史充满着敬畏之心。

中国是一个有着辉煌文明的古老国度。司马迁《史记·太史公自序》明言:“余闻之先人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于是卒述陶唐以来,至于麟止,自黄帝始。”司马迁明确告诉后人,他只写“上起黄帝,至于麟止”的历史,之前还有伏羲作《易》八卦。

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及考古发现,我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教授生前曾提出要重建中国古史,他说:“时至今日,把重建中国古史的任务正式提到全国史学、考古学者面前,条件已经基本成熟。其主要标志是重建中国古史的构思、脉络已基本清楚。从宏观的角度、从世界的角度、从理论与实践结合的高度把中国古史的框架、脉络可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启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这就是我国历史的基本国情。”

苗族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民族,中国自从有文字纪事以来,就有关于苗民的记载。东蒙~九黎~三苗~南蛮、荆蛮~武陵五溪蛮~苗族,一脉相承。“东蒙”、“九黎”、“三苗”是苗族早期三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本研究以中国史籍记载苗族早期历史资料为基础,比较全面的整理与研究中国史籍记载资料、苗族心史记载资料、专家研究考证资料以及考古发现印证资料,以证明苏秉琦提出的古史框架、脉络是符合中国实情的,力图恢复和再现中国上古史的基本面貌,并尝试为重建中国古史做出某些探索和贡献。

二、研究的主要内容

中国付诸于文献记载最早的原始部族是“东方君子国”、“不死国”,又称为“伏羲太昊部族”。该原始部族比司马迁《史记》以黄帝为开端的“炎帝、黄帝、蚩尤”早了2000多年。伏羲太昊氏首开中华文明之先河。综观中国文献记载和学界研究考证等资料,中华民族主要有两大历史源头:一是上古时期居住在我国东南部的“东蒙”人,二是上古时期居住在我国西北部的“西羌”人。伏羲太昊、少昊氏、蚩尤氏出自“东蒙”人,炎帝神农、少典氏、炎帝榆罔、轩辕黄帝出自“西羌”人。5000年前著名的涿鹿之战,是源于西部的游牧部族打败了源于东部的农耕部族,是落后的部落打败了先进的部落。

汉族、藏族、彝族、羌族等源于上古时期的“西羌”人,苗族、瑶族、畲族等源于上古时期的“东蒙”人,这不但是有籍可稽、学者考证,还有民俗印证、考古发现证明。事实上,苗、瑶、畲等只是上古“东蒙”人蚩尤与炎黄逐鹿中原的风姓集团南下那一支的后裔,留在原地至夏、商、周被称为“东夷”的人们,也是上古“东蒙”人的后裔,春秋战国前后全部地融入了华夏族即汉族。“东蒙”人风姓集团经过涿鹿之战,尧舜禹征讨三苗,秦国灭掉楚国等重大历史事件,绝大部分也都融入到华夏族中去了。因此,上古“东蒙”人即伏羲太昊部族也是后来华夏族即汉族的一个重要来源。

本项目研究共分为三大编:

第一编“东蒙”与伏羲太昊:苗族的启蒙时期

苗族发祥于中国的东南部,是中国最古老的土著居民之一,中国自有文字纪事以来就有关于苗民的记载。无论是钦定的正史仰或野史,对苗民上古时期称“东方君子国”或“伏羲太昊部族”(专家考证称“东蒙”,即居住在东方的古苗人),炎黄蚩时期称“九黎部落”,尧舜禹时代称“三苗”或“三苗国”,夏商周时期称“南蛮”、“荆蛮”,秦汉以后称“武陵蛮”、“五溪蛮”。虽然各历史时期称呼不同,但称呼的对象都是苗人。见诸史籍记载的伏羲太昊时代是古苗人的启蒙时期,也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发轫时代。

第二编“九黎”与蚩尤战神:苗族的英雄时代

5000多年前,“东蒙”人的少昊氏衰落后,其内部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势力发展起来了。蚩尤统领的九黎部落集团有兄弟81人,即81个氏族。蚩尤九黎部落率先发明了刑法、兵器和宗教,制兵善战,威振天下。几乎与此同时,源自西部西羌部族的炎帝、黄帝两个部落也先后进入中原地域或边缘地带。炎帝支沿渭河、黄河南岸入中原。黄帝支沿黄河北岸向东北发展,到达燕山南北地带。三大部落在拓展自己的疆域时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逐鹿中原。先是蚩尤逐炎帝出九隅,后是黄帝战炎帝于阪泉,三战得其胜,最后黄炎联盟大战蚩尤,蚩尤战败被杀。蚩尤九黎部族的一部分融入黄炎部族,一部分向南方退去。

第三编“三苗”与罐兜流放:苗族的衰退时代

逐鹿中原,涿鹿大战,九黎部族惨败,九黎一部分融入了黄帝族,一部分向南方撤退。经过几百年的生产发展后,至尧、舜、禹时期,他们又强大了起来,建立起历史上著名的强大部落联盟或国家,这就是“三苗”或“三苗国”。“三苗”是苗族历史发展的又一个重要阶段。“三苗”以苗族群为主体,也包涵有其他一些族群。

尧、舜、禹为中原地区华夏部落联盟领袖时期,中国正处于夏族建立国家和华夏族形成的前夕。从先秦典籍资料记载看,尧、舜、禹三代一直没有停止征伐“九黎”后裔“三苗”的行动。经历了尧“窜三苗于三危”、“放罐兜于崇山”,“舜征三苗”、“分北三苗”,最后大禹灭了三苗。诚如范文澜在《中国通史》中说:“黄帝以下诸帝,以攻黎攻苗为主要事业,到禹才完成了这个事业。”三苗被打败后四处逃散,从此,“东蒙”、“九黎”的后裔再也没有能力与强大起来的“西羌”后裔华夏集团相抗衡了。

三、研究成果的主要观点

本研究比较全面地考察中国史籍记载资料、学人考证资料、考古印证资料和苗族的口碑资料,得出以下重要观点或结论。

1、7000年前左右的伏羲时代是中国可考的历史。伏羲时代是苗族的启蒙时期,也是中华民族的发韧时代。伏羲首开中华文明之先河,是中华民族的斯文鼻祖。苗族源于伏羲太昊群团,后来伏羲太昊群团也成为华夏族的一个重要来源。

2、5000年前左右的炎帝(后世神农榆罔)、黄帝、蚩尤时代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时代,也是黄帝建立半帝国的时代。司马迁《史记·六国年表》载:“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熟。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著名的涿鹿大战,是落后的西北部“西羌”群团打败了先进的东南部“东蒙”群团,是西北部游牧部族打败了东南部农耕部族。这不仅有籍可稽,有考古资料证明,有民俗印证,还有众多史学家的首肯。

3、4000年前左右的尧、舜、禹时代,是华夏部落联盟领袖时期,中国正处于夏族建立国家和华夏族形成的前夕,大禹打败三苗,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国家。自此之后,“东蒙”、“九黎”后裔再也没有能力与强大起来的“西羌”华夏集团相抗衡了。

4、综观中国人类学资料(含史籍记载、学人考证、考古印证和民族口碑资料),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主要有两大历史源头,即:一是居住在东南方的“东蒙”群团,二是居住在西北方的“西羌”群团。伏羲太昊、少昊、蚩尤出自“东蒙”群团;神农、炎帝(后世神农榆罔)、黄帝出自“西羌”群团。夏、商、周时期逐渐形成的“华夷五方格局” 中的华夏、东夷、南蛮、西戍、北狄,是源流,不是源头。不能把人们的群团出现在历史舞台的时间顺序弄颠倒了。

5、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和分子人类学的介入,已证明中国原住民与上古时期的“东蒙”、“西羌”两大源头有着直接的或间接的渊源关系。“西羌”演变为今天的汉族、羌族、藏族、彝族、白族、哈尼族、纳西族、傈僳族、景颇族、拉祜族、普米族、基诺族、怒族、独龙族等。费孝通先生曾把“西羌”或羌族称为“一个向外输血的民族”。“东蒙”由于在部落战争中遭受败绩,“东蒙”后裔大部分融入华夏族即汉族中去了,也有少数人融入其他的民族。没有融入的部分发展演变为今天的苗、瑶、畲等民族(有人提出由百越集团演变成的壮侗语系民族也是上古“东蒙”人的后裔,我们倾向于这一观点。但由于资料不足,本研究还未涉及。我们将继续关注和研究这一问题)。

6、根据专家考证和苗族的口碑资料,我们明确地对7000前左右居住在东方的古苗人使用“东蒙”的概念,以示与夏商周时的“东夷”相区别。夏商周被称为“东夷”的人们也是“东蒙”的后裔,春秋战国时期全部地融入华夏族。苗族只是“东蒙”人参与逐鹿中原失败后而南下的那一部分的后裔,他们把伏羲与女娲的故事、涿鹿大战的故事带到了四面八方。

7、根据大量的人类学资料,我们将苗族可考的早期历史概括为:“东蒙”与伏羲太昊:苗族的启蒙时期;“九黎”与蚩尤战神:苗族的英雄时代;“三苗”与罐兜流放:苗族的衰退时代。这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8、上古“东蒙”人伏羲太昊、少昊能够进入中国史籍记载的“三皇五帝”系列,伏羲还被尊称为“三皇之首、百王之先”,是由于古代部落战争文化碰撞的结果。正如梁启超在《历史上中国民族之观察》中说:“彼族之文明,吸收以为我用。”蒙文通在《古史甄微》中说:“泰族者中国文明之泉源,炎、黄二族继起而增华之。”学界将上古时期生活于泰山周围的伏羲太昊部族称为泰族。诚如王大友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说:“由于中国的文明教化,起始于泰岱三区一带的羲皇,以泰山一带为中华民族的发源地……羲皇缘泰山而起,为泰地之皇,故又称泰皇。”

9、中华民族两大历史源头中,“东蒙”人早于“西羌”人,古苗人早于古汉人,早在上个世纪初就为国内外学术大师们所首肯。夏曾佑在《中国古代史》中说:“古时黎族散处江湖间,先于吾族,不知几何年。至黄帝之时,生齿日繁,民族竞争之祸,乃不能不起,遂有炎帝、黄帝、蚩尤之战事。”王桐龄在《中国民族史》中说:“现在中国动言五族平等,所谓五族,即汉满蒙回藏族。臂如一家人,汉族是长兄,满蒙回藏族便是幼弟,是为现在人的观察。若照历史上观察,中国之民族,除了汉满蒙回藏以外,还有一位长兄,即是苗族。” 蒙文通在《古史甄微》中说: “风姓之族先于炎、黄二族居于中国……泰族俨然一东方之希腊。”鸟居龙藏在《苗族调查报告》中说:“当汉族未入中国以前,中国之中部和南部,本为苗族所居,至汉族移入后,渐与苗族接触。”萨维纳在《苗族史》中也说:“他们(苗族)的历史应该比汉人的史书记载还要古老。”

四、研究成果的突出特色

1、蔡元培说:“学问之成立在信,而学问之进步则在疑。非善疑者,不能得真信也。”苏秉琦把中国古史的框架、脉络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启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又基于夏曾佑、王桐龄、翦伯赞、范文澜、郭沫若、蒙文通、萨维纳、鸟居龙藏等诸多大学者对苗族悠久历史的研究与论述,受大师们的启发,本项目研究可以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行的,有着充分的理论依据。

2、顾颉刚说:“各民族有她自己的文化,在民族的融合过程中,各民族的文化也随着融合而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那就成为中国的正统文化,此后也就忘却了追溯它的源头了。这个追溯的责任当然应由历史学者负担着,只是以前的历史学者还没有想到这件事,他们把这块丰腴的园地留给我们了。我们现在明白了许多中国文化并不是发生于华夏族的,我们就得从其他民族中找去。” 从一定意义上讲,本研究就是从其他民族中找去,探索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的历史源头。

3、苗族先民为早期中华文明中华文化做出了卓越贡献。这不仅有史籍记载、专家考证,还有考古印证、民俗证明。本研究成果博采众家之言,是诸多成果的集大成者。文献资料、考古资料、学人考证资料、苗族“心史”资料,异彩纷呈,目不暇接。对诸多资料做到恰当排列,正确叙述,论之有据,言之成理;做到历史的逻辑与学术的逻辑融汇贯通,完全以资料说话,从资料引出必然的结论。

4、本研究根据大量人类学资料,认真梳理了“东蒙”与“西羌”两大集团的黄河之战(指黄帝与蚩尤涿鹿大战)和长江之战(指尧、舜、禹在长江流域征伐三苗)。这不是纠缠历史,而是理性审视,还原历史,正是部族战争促成联盟、融合,从而促进社会发展,黄帝打败蚩尤后建立了最初的国家雏形,大禹打败三苗建立了第一个夏王朝。

5、伏羲太昊是中华民族的斯文鼻祖,黄帝、炎帝、蚩尤是中华民族的三大人文始祖(独尊炎黄有失偏颇)。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民族团结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各民族的长远利益,我们必须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

五、研究成果的学术价值

1、上古居住在东方的“东蒙”人和居住在西方的“西羌”人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两大源头。中国早期历史是在这两大集团的相互碰撞中前进的。研究“东蒙”自然离不开“西羌”。本项目名是研究苗族的早期历史,实际上也是研究中华民族的早期历史,涉及到苏秉琦先生提出的重建中国古史问题。本研究成果或许对重建中国古史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或资料价值。

2、当今学术界受徐旭生的“华夏、东夷、苗蛮”三大源头论影响较大,一些重要著作乃沿袭之。我们认为,徐旭生的三大源头论不符合中国的历史真实,他错把源流当成源头,这不仅缩短了中国可考的历史,而且还造成了对诸多历史问题的误判。本研究欲就此正本清源(在第二编第一章第四节专门研究讨论这个问题)。

3、“东蒙”人即古苗人也是古华夏族的重要来源。黄帝打败蚩尤、大禹打败三苗、秦国灭掉楚国,古苗人大部分都融入了华夏族,还有“东蒙”人的后裔即夏商周被称为“东夷”的人们也全部地融入了华夏族。没有融入的一部分才发展演变为今天的苗、瑶、畲等民族。如前所述,有人提出由百越集团演变成的侗、壮等民族也是上古“东蒙”人的后裔,我们将继续关注和研究这一问题。

4、部族战争促进了联盟与融合,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东蒙”后裔大部分融入到黄帝部族,而在历史进程中,又有不少华夏族融入到苗族和其他民族中。中华民族共同生活在神州大地上,血脉相融,不分彼此,多元一体,谁也离不开谁。

5、国家主席习近平说:“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不知过去,无以图将来。仁者见人,智者见智。我们愿意与学界同仁共同磋商探讨本项目研究涉及的诸多历史问题。一个目的,共同探索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早期历史,以吸收先人智慧,凝结中华民族向心力,努力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省社科院退休老专家获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19-01-07
  • 《“法治毕节”创建的探索与实践》课题研讨会在省社科院召开2018-12-30
  • 省社科院专家出席第十届中国农村法治论坛2018-12-24
  • 省社科院编制的《贵州省基本实现气象现代化第三方评估报告》通过评审2018-12-13
  • 省社科院专家开展贵州省气象现代化评估调研201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