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视角 » 皮书系列

贵州省司法透明度评估报告(2015)——以法院网站信息公开为视角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摘  要:2015年,贵州省社会科学院法治评估创新工程项目组对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全省9个市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司法透明度进行了量化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显示,贵州省司法公开与全国同步,已经发展到了纵深阶段,主要表现为庭审直播常态化、减刑假释全方位公开、重视司法信息整合等。报告用客观数据直观反映了审务公开、立案庭审公开、裁判文书公开和执行信息公开的情况,总结和分析了法院在推进司法公开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和存在和问题,并就进一步完善司法公开、增进司法透明度提出了较为深入的对策和建议。

 

关键词:司法透明度  司法公开  法治评估  法院网站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并形成了“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其中,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是法院加强司法体制改革的必然要求,司法公开是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2013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范围内推行以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为主要内容的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构建开发、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推进以审判公开为龙头的政法信息公开。为客观评价贵州省的司法透明度,聚焦司法公开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探索司法公开的完善路径,进一步推进“法治贵州”建设,贵州省社会科学院法治评估创新工程项目组(以下简称“项目组”)对2015年度全省高、中级两级法院的司法透明度情况进行了评估。

 

一、评估对象与指标体系

 

    (一)评估对象

    本次评估是对贵州省法院系统司法透明度的第一次评估,鉴于目前我省各级法院信息化、网络化建设尚处于较为滞后的现实,以及本项目组的评估时间、人力较为紧张的状况,本次评估对象的范围,限定在高、中级人民法院,即: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黔西南州苗族布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分别简称“贵州高院”、“贵阳中院”、“六盘水中院”、“遵义中院”、“安顺中院”、“毕节中院”、“铜仁中院”、“黔南中院”、“黔东南中院”、“黔西南中院”),共计10家法院。

    (二)指标体系

    参照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指数创新工程项目组所作的《中国司法透明度指数报告(2014)》中的指标体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推行的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为主要内容的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本次评估指标体系设计,将审务公开、立案庭审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作为四个一级指标(评估指标体系见表1)。

 

表1  贵州省司法透明度指数测评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及权重

二级指标及权重

审务公开(30%)

网站建设(30%)

法院概况(15%)

人员机构(20%)

文件制度(20%)

工作报告(15%)

立案庭审公开(30%)

诉讼指南(30%)

开庭公告(10%)

庭审直播(20%)

减刑、假释公开(20%)

案件查询系统(20%)

裁判文书公开(20%)

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20%)

裁判文书更新性(30%)

裁判文书完整性(20%)

裁判文书处理规范性(20%)

不上网文书公示(10%)

执行信息公开(20%)

执行栏目(10%)

执行指南(20%)

执行拍卖公告(20%)

被执行人曝光(30%)

执行案件查询(20%)

 

    审务公开的内容,主要涉及与审判有关的人、财、物等司法行政事务,包括法院概况(法院地址、交通图示、联系方式、管辖范围、下辖法院、内设部门、机构职能、投诉渠道等)、人员信息(法院领导姓名、学习工作简历、职务及法官事项,审判人员的姓名、学历及法官等级,书记员姓名,人民陪审员姓名、工作单位或职业)、财务信息(预决算及“三公”经费信息)、工作报告和司法统计数据等。立案庭审公开与裁判文书公开,都属于审判公开的范畴,也是司法公开的核心内容,前者侧重于庭审过程公开,属于动态公开;后者是审判结果的公开,属于静态公开。根据审判流程管理,立案庭审公开的内容,主要应当包括诉讼指南信息(立案条件、申请再审、申诉条件及要求、诉讼流程、诉讼文书样式、诉讼费用标准、缓减免交诉讼费用的程序和条件、诉讼风险提示等)、开庭公告、庭审直播、减刑假释公开、旁听、案件查询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推进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若干意见》,本项目组对测评对象公开重大案件庭审笔录的情况进行了测评,而由于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建立了全国统一的裁判文书公开平台,各个法院之间差别不大,因此裁判文书公开指标权重较少。同时,“执行难”一直是影响司法公信力的主要因素,执行信息公开指标也占有一定的权重比例。

 

二、总体评估结果

 

    全省10家被纳入本次评估的高、中级人民法院,建网率达到100%。本次总体评估结果见表2。10家法院司法透明度评估的平均分数为42.6分,及格率为10%,仅有贵州高院一家及格。各家法院分数排名由高到低依次是:贵州高院、黔南中院、黔西南中院、黔东南中院、铜仁中院、遵义中院、安顺中院、毕节中院、六盘水中院、贵阳中院。

 

表2  贵州省法院司法透明度总体测评结果(满分:100分)

单位:分

法院

得分

法院

得分

贵州高院

66.2

毕节中院

34.7

贵阳中院

30.0

铜仁中院

40.2

六盘水中院

32.6

黔南中院

58.0

遵义中院

39.6

黔东南中院

42.5

安顺中院

38.9

黔西南中院

43.3

 

三、各版块评估情况

 

    (一)审务公开

    审务公开版块测评的主要内容有:网站建设、法院概况、人员机构、法院文件、工作报告等5个指标。具体测评结果见表3。

 

表3  贵州省法院审务公开版块得分情况(总分:100分)

单位:分

法院

得分

法院

得分

贵州高院

54.0

毕节中院

64.0

贵阳中院

38.5

铜仁中院

47.5

六盘水中院

23.0

黔南中院

58.5

遵义中院

51.5

黔东南中院

50.5

安顺中院

37.5

黔西南中院

65.0

 

    在法院网站建设方面,全省10家高、中级法院网站均处于有效运行状态。其中,贵州高院、黔南中院、黔东南中院的网站版面设计较有特色,还标注有官方微博、微信。贵州高院有专门的律师服务平台,黔南中院采用较为时尚的排版技术便于查找相关信息,黔东南中院的网站首页美观大方。但是也有一些法院信息更新较为滞后,甚至很多子版块为空白设置,只有栏目名称而没有任何内容。

    在法院概况方面,除六盘水中院外,所有法院的网站首页均有法院概况介绍,对法院的历史沿革、主要工作职能、工作目标以及相关的法院地址、电话等信息进行了公开展示,但有的过于简略。

 

    (二)立案庭审公开

    立案庭审公开版块测评的主要内容有:诉讼指南、开庭公告、庭审直播、减刑假释公开、案件查询系统等5个指标。具体测评结果见表4。

 

表4  贵州省法院立案庭审公开版块得分情况(总分:100分)

单位:分

法院

得分

法院

得分

贵州高院

76.0

毕节中院

25.0

贵阳中院

48.0

铜仁中院

50.0

六盘水中院

27.0

黔南中院

66.0

遵义中院

50.0

黔东南中院

49.0

安顺中院

57.0

黔西南中院

46.0

 

    在诉讼指南方面,全省10家高、中级法院均在网站首页设立了诉讼指南或诉讼须知专栏,对于立案标准、立案材料、诉讼文书格式、诉讼费缴纳以及诉讼风险进行了公示,栏目设置及内容均较为完善。黔南中院还专门设置了网上立案,进一步提升了通过网络电子技术进行便民利民服务的水平。

    在开庭公告方面,大多数法院都在网站上对本院开庭的案件进行了公告。贵州高院通过“贵州法院公众服务平台”,对全省所有法院特别是基层法院的开庭案件进行公告,内容详实而全面。安顺中院的开庭公告实时更新,全面详细,具有可识别性。有的法院通过链接贵州高院平台实现了开庭公告,但开庭的案件并非本院,缺乏针对性。有的法院虽然在网上公告开庭案件,但内容较少,更新速度缓慢,达不到开庭公告的目的。

    在庭审直播方面,绝大多数法院没有在网站上开设庭审直播,有的虽然开设有庭审直播栏目,但只有栏目名称而没有实际案件。黔南中院在庭审直播方面做得较为规范,对于民商事案件、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庭审均在网上进行视频展示,系全程录像,并且可以回放。

    在减刑、假释公开方面,绝大多数法院均在网站上进行减刑、假释公开。贵阳法院与辖区监狱联动,对监狱呈报的减刑假释花名册、建议书在网上公示。有的法院将减刑假释裁定书在网上公示。有的法院通过链接贵州高院开通的“贵州法院公众服务平台”实现了减刑假释公开,但减刑假释案件并非本院,缺乏针对性。

    在案件查询系统方面,绝大多数法院没有在网站上专门予以开通或设立。贵州高院“贵州法院公众服务平台”上设置了案件查询栏目。黔南中院在自有网站上也开通了案件查询系统。

 

    (三)裁判文书公开

    裁判文书公开版块测评的主要内容有: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裁判文书更新性、裁判文书完整性、裁判文书处理规范性、不上网文书公示等5个指标。具体测评结果见表5。

 

表5  贵州省法院裁判文书公开版块得分情况(总分:100分)

单位:分

法院

得分

法院

得分

贵州高院

83.0

毕节中院

35.0

贵阳中院

20.0

铜仁中院

55.0

六盘水中院

63.0

黔南中院

75.0

遵义中院

36.0

黔东南中院

38.0

安顺中院

53.0

黔西南中院

45.0

 

    2014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实施,该司法解释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在互联网设立中国裁判文书网,统一公布各级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中西部地区基层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时间进度由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网,截至2015年11月1日,公布裁判文书1165万份,总访问量达到3.4亿人次。在与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的有效性方面,本次评估的全省10家法院只有一半进行了有效链接。

    在裁判文书的更新性方面,贵州高院在其主办的“贵州法院网”中,专门开辟“裁判文书公开”栏目,该栏目收录了全省各级法院审理的民事、刑事、行政、执行、国家赔偿、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文书,内容全面、详实,并进行实时更新。各中级人民法院中,除六盘水中院外,其余大部分法院没有进行实时更新,所公开的裁判文书较为陈旧,大多是两年前作出裁判的案件,有的法院甚至是五年前作出的裁判文书。

    在裁判文书的完整性和处理规范性方面,绝大部分法院是完整地公开裁判文书内容的,规范性也较为好,基本上均做到格式规范、事实详述、论理充分。但在不上网文书公示方面,所有被评估的法院均未做到。

 

    (四)执行信息公开

    执行信息公开版块测评的主要内容有:执行栏目(执行网页设置)、执行指南、执行拍卖公告、被执行人曝光、执行案件查询等5个指标。具体测评结果见表6。

 

表6  贵州省法院执行信息公开版块得分情况(总分:100分)

单位:分

法院

得分

法院

得分

贵州高院

53.0

毕节中院

5.0

贵阳中院

0

铜仁中院

0

六盘水中院

25.0

黔南中院

28.0

遵义中院

10.0

黔东南中院

25.0

安顺中院

0

黔西南中院

5.0

 

    各法院在执行信息公开版块方面,总体得分均较低。10个法院均在60分以下,最高得分是贵州高院53分,甚至有3个法院得分为0分,无任何关于执行公开信息上网。这反映了贵州省法院系统的执行信息公开极为薄弱。

    在执行栏目(执行网页设置)方面,大多数法院均在网站首页设置了相关内容或版块入口。其中贵州高院相对较为规范,设置有“案件查询”、“执行规定”、“案件信息”、“执行公告”、“曝光台”、“失信人员”、“公示公告”、“文件发布”等8个子栏目。除“执行规定”、“文件发布”栏目登载了一些关于执行工作的法律、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指导意见外,当事人和群众较为关心的“执行公告”、“曝光台”、“公示公告”栏目均为空白,而“失信人员”栏目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系2015年1月29日发布,距离本项目组调研统计已有一年时间,期间未予更新,且发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只有118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与事实上的“执行难”案件相比,数量较少,统计显然不够全面。六盘水中院、黔南中院系与贵州高院共享同一平台,内容完全一致。黔东南中院将执行信息公开分散在“审判与执行”、“诉讼导航”等子页面中,值得一提的是专门设有执行拍卖的公告,但数量极为稀少。其余法院几乎没有任何关于执行信息公开的页面和相关内容。

 

四、评估中发现的亮点与问题

 

    (一)对司法透明度认识较高,注重网络公开建设

    司法公开,是一个国家现代化司法的重要标志,也是司法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当前我国正在进行信息化和大数据建设,贵州省更是把大数据作为面向未来重要发展的产业。贵州省各高、中级人民法院,在信息化建设方面已经迈出了自己的步伐,均在互联网上开发建设了自己独立的网站,并设立了一定数量的子版块和子栏目,具有可读性和可操作性,使之成为加强法制宣传和体现司法公开的重要阵地。贵州高院作为承担指导和监督全省各级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法院,在司法公开建设方面取得了较为有效的成绩,其建立的“贵州法院网”、“贵州法院诉讼服务平台”,除发布自身法院信息外,还具有总揽全省各级法院司法信息公开的职能和作用,在该网页中,很多信息特别是裁判文书、失信被执行人更新较为及时,为广大网民读者带来了便利。值得注意的是,黔南中院、黔东南中院和黔西南中院这三家法院,作为全省少数民族聚居区和经济较为落后地区的中级人民法院,其司法公开透明度建设较为先进和规范,在许多方面超过了省内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法院,这反映了“经济落后地区的司法审判工作不必然落后,甚至可以更加先进”的现实,客观上为我省法治建设与发展在全国力争上游、取得佳绩树立了信心,提供了可以参照和借鉴的典范。

 

    (二)司法公开基本版块普遍具备,并进行规范化建设

    在各法院的官方网站首页中,我们发现有关司法公开的基本版块已经普遍具备,相当一部分项下的内容较为规范、丰富。例如:贵州高院在网站首页显著位置设立了“公众服务平台”、“人大政协联络公开平台”、“律师服务平台”,并且内容可读、更新及时;黔南中院网站首页设计较为新颖独特,网站名称为“黔南中院公众服务网”,下设“法院政务平台”、“司法公开平台”、“诉讼服务平台”、“黔南法院概况”四大版块,简洁而明确,容易识别;黔东南中院网站首页凸显了鲜明的民族特色,网站名称为“苗乡侗寨天平网”,在“审判与执行”、“诉讼导航”子栏目中对司法工作各主要信息予以公开。通过检索和查阅各法院网站,我们还发现,尽管各家法院网站版式不同,页面设计繁简不一,但司法公开各基本版块均普遍设置,审务信息、立案庭审、裁判文书、执行信息或多或少均有所具备,并且在不同程度上予以规范。例如:贵州高院网站专门设有“司法公开”栏目,下设“案件查询”、“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四个子版块,完全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审判流程、裁判文书和执行信息“司法公开三大平台”予以规范化建设;其余各中级人民法院网站也均设有与“司法公开三大平台”有关的栏目和版块,内容和形式均较为规范。

 

    (三)审务信息虽有公开,但主题不够鲜明有效

    审务信息是法院应当面向社会公众予以公开的基本信息,包括法院概况、部门、人员等行政人事信息和立案、庭审等审判流程信息。应该说,各家法院在其网站中对审务信息均做到有所公开,但是信息量严重不足,许多重要信息匮乏。在法院行政人事信息公开方面,通常只是对本法院的历史沿革、基本概况等进行一般常识性介绍,对审判部门的职能和权限划分,并未做到详细全面,至于对审判人员的公示和介绍,在所有法院中均无体现。人事透明是司法公开的应有之义,但各法院均普遍对此忽视和遗忘,这对审务信息公开构成重大缺陷。此外,法院作为国家机关,其财政运行依靠国家全额拨款,对国家拨付款项的预算与支出,也应当对社会予以公开,以便于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除个别法院外,绝大多数法院对此均未公开。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推进“以庭审为中心”和“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体制改革目标,然而,我省法院的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程度普遍较低,特别是庭审视频直播,仅有黔南中院在其网站予以设置并较为规范,客观上使社会公众无法通过便捷直观的途径了解案件庭审状况,同时也不利于审判人员规范庭审纪律和提高庭审技能。

 

    (四)裁判文书公开数量不够,难以做到及时更新

    裁判文书是法院司法审判工作的物化体现,也是社会公众监督法院工作、评判法官水平的重要依据。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建立了“中国裁判文书网”,要求各法院作出的裁判文书原则上一律上网公开,但从全省各法院有关裁判文书公开的网页来看,除贵州高院和六盘水中院外,各法院的裁判文书上网数量均远远不够,相当多的法院在其网上展示的裁判文书还是2012年、2013年作出的,有的甚至长达五年未予更新。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意义在于,社会公众通过查阅这些裁判文书,对具有争议的案件进行点评,对具有普遍意义的案件进行借鉴,从而对裁判文书所承载的案件进行监督,进而对法院的整体司法工作进行监督。有的法院不但没有对裁判文书进行及时更新,甚至根本没有任何裁判文书予以公开,当然,我们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是查到了该法院的一些案件,但在自身开发建设的网站上不进行任何裁判文书公开的页面设置,令人极为费解,毕竟裁判文书公开是对法院工作进行监督的有效形式,理应高度重视。而对于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等案件,更是没有进行不上网文书公示,这也反映了各法院对裁判文书公开的认识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提高。

 

    (五)执行信息公开较为薄弱,不够规范和完备

    执行是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终实现和落实,执行工作是法院司法审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随着民商事案件数量和标的金额的快速增长,“执行难”问题越来越突出,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最高人民法院在近年连续发布多个关于加强和规范执行工作的司法解释,与其他国家机关、银行协作,努力营造“各界联动,严防老赖”的执行环境,执行信息公开成为司法透明的重要体现。然而,我省各法院在执行信息公开建设方面均较为薄弱,各法院的测评得分均不及格,有的法院完全没有对执行信息予以公开。当今社会是信息化社会,网络传播是获取信息的重要途径,“执行难”问题之所以长期存在,客观上也有法院的拖延和不作为因素。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公示,将其加入“黑名单”,使其不能进行高消费和从事商业经营,是执行信息公开的重要内容;执行财产的评估拍卖,本身具有重大经济利益,应当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对执行财产的评估拍卖进行公示,也是执行信息公开的主要内容。令人遗憾的是,对于上述两方面极为重要的执行信息公开内容,在我省各法院网站上均较少体现,使得被执行人往往有恃无恐,既无社会监督也无法律严惩,客观上增加了执行工作的难度,使“执行难”问题日益严重,长期难以得到有效根治。

 

    (六)司法透明度总体得分偏低,与全国有一定差距

    本项目组此次对贵州省高级和各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透明度的评估,所参照的指标体系,主要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全国80余家法院(包括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省会城市和较大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透明度指数测评指标体系。通过与全国法院的总体得分、各版块得分比较,我们发现,贵州省的司法透明度总体程度偏低,全国平均分是56.7%,及格率是46.9%,而我省平均分是42.6%,及格率仅为10%,在某些子版块的评估得分上(如执行信息公开),更是差距较大,这在客观上反映了我省法院司法透明度与全国的差距,值得我们深思与反省。

 

 

五、下一步工作的建议

 

    (一)提高司法透明意识,高度重视法院网站建设

    司法公开是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全面加强法治建设的重要体现和关键环节。习近平同志指出,执法司法越公开就越有权威和公信力,要坚持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只有司法透明度提高了,才能使司法工作更加公正。当前贵州省正在大力推进“法治贵州”建设,为确保全省如期实现全面小康而努力奋斗。良好的法治环境客观上呼吁司法公开,为此,全省各级法院在信息化、透明化建设上应不断加大力度,法院领导要高度重视司法公开建设工作,提高对司法公开、司法透明的认识,把网站建设作为重要工作来抓,通过网站建设来展现司法透明度;要打造和建立一支网络信息化专门队伍,不但负责维护,而且精通管理,与法院各审判业务部门密切沟通联系,实时更新网站内容,科学规范版块信息;要加大网络信息建设保障力度,舍得投入经费和物质装备,把各自的官方网站建设成具有较高专业水平的网站,让社会公众通过浏览网站认识法院、评判法院,进而对法院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促使司法工作实现群众参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宗旨。

 

    (二)公开审判指导性文件,适时发布典型案例

    司法透明度建设,不仅包括司法主体、司法对象,也包括司法行为本身。当前我国各级法院在法律适用方面,除法律、行政法规之外,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是重要的引用依据。事实上,由于高级人民法院负有指导和监督本辖区范围内的中级、基层人民法院审判和执行工作的职能,因此,我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制定了大量的审判指导性文件,尤其在民商事审判方面居多。据我们了解,贵州高院近年来制定了大量的民商事审判指导性文件,这些文件均是在长期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的,具有针对性强、操作性强的特点,成为事实上的办案依据。为此,我们建议贵州高院可以有选择性地在其网站上适时发布一些审判指导性文件,以规范全省法院的审判尺度,也让此类案件受到社会公众的监督。此外,贵州高院可以仿效最高人民法院定期发布“公报案例”的形式,在其网站上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予以发布,主要是针对法律适用方面,以使得审判人员、律师和当事人通过这些案例了解裁判尺度,统一观点认识,避免无谓的争论,最终达到公正司法的目的。

 

    (三)加强执行信息公开范围和力度,打击“老赖”和杜绝“执行死角”

    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执行是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终实现。执行信息公开是法院司法透明度的切实体现。由于我省各法院在执行信息公开方面普遍力度较弱,空白和盲点较多,因此需要花大力气、下大功夫对执行信息予以公开。我们建议各法院均应在自身网站上普遍设立执行栏目和板块,建立起执行信息、执行咨询指南、失信被执行人曝光、执行财产评估拍卖、执行规范性指导文件、执行线索举报电话和邮箱等子版块,并指派专人予以日常维护和实时更新;以网站为公开渠道,切实打击失信被执行人,使得其无处可逃,同时广大社会公众和当事人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警惕和提防,尽可能在交易前期避免与此类自然人和法人交往,进行有效的风险范防;在网站上进行执行风险提示,辅之以相应案例,使社会公众和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对于需要进行评估拍卖的财产,一律在网上予以公示,避免“幕后交易”,使之成为“阳光执行”,以此杜绝“执行死角”,使得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终得以实现。

 

    (四)及时发布各类信息,把网站打造成法院最重要的宣传窗口

    法院是依法治国的主力军,全省各级法院在推进“法治贵州”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和地位。法院不仅要把网站建设为司法公开的重要阵地,还要把网站打造成法制宣传的重要窗口。由于当今社会已经进入到信息时代和网络时代,广大社会公众和当事人已经把上网作为重要的信息来源。传统的法制宣传形式,如上街宣传、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电视说法、广播咨询、报纸答疑,自然有其重要的作用,但网络已成为主流的宣传形式,法院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各类信息,具有快捷新颖、广泛传播的特点,应当予以大力推广。贵州省被列入全国司法体制改革首批试点省市,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已经取得了相当丰硕的司法体制改革成果,并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全省法院特别是贵州高院,应当把司法体制改革作为重要内容在网上进行宣传,使得社会公众通过网络认识和关注贵州司法体制改革,加强对司法体制改革的理解,为我省司法体制改革获得社会认同打下良好的基础,进而推动我省司法工作的全面纵深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吴大华院长出席第四届皮书学术评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暨第八届“优秀皮书奖”评审会2017-04-14
  • 《贵州妇女发展报告(2011--2015)》正式出版2017-03-06
  • 我院召开2017年蓝皮书系列工作座谈会2017-02-22
  • 《贵州国家级开放创新平台发展报告(2015-2016)》(蓝皮书)2016-11-09
  • 《三都水族自治县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6)》出版2016-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