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省文史馆“山骨讲堂”2017年第二期,黄万机主讲——贵州文化在遵义 遵义文化在沙滩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黄万机先生

  《沙滩文化研究文集》书封

                         黄万机全集书封

  ■本报记者 郑文丰 文/图

  6月12日,贵州省文史馆“山骨讲堂”2017年第二期开讲。讲座嘉宾黄万机先生被称为“沙滩文化研究第一人”,其在过往四十年里所成的二千万余字,均在阐述“贵州文化在遵义,遵义文化在沙滩”的论点。先生毕生的研究心得,高度浓缩地呈现在当日两个小时的讲座上。

  讲座现场,82岁高龄的黄万机先生从“沙滩文化的概念和源流”、“沙滩文化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成果的影响”以及“沙滩文化的人文精神”来概述沙滩文化。讲座过后,黄老还与现场听众互动交流。省文史馆领导,部分在筑的文史馆馆员、特聘研究员,贵州豫章书院沙滩文化学者和爱好者计百余人参加讲座。


  ■人物名片

  黄万机先生,贵州遵义人,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贵州省文史馆馆员,当代著名学者,贵州沙滩文化研究专家,专注沙滩文化研究四十余年,发表各类论文三百余篇,出版个人学术专著二十余种。点校整理三百多万字古籍文献。

  浙大“发现”和“发明”的“沙滩文化”

  抗战期间,华北、华东容不下一张书桌之际,浙江大学西迁遵义湄潭办学。期间,著名教授李四光提议由浙大史地研究所编著一部《遵义新志》,张其昀教授任主编。参编的学者们留意古播州历史文化的调查研究,并实地探访了沙滩。

  沙滩是遵义新舟镇一个方圆不过十里的乡村。其地濒乌江支流的安乐江畔,江中有洲,长半里许,因此得名。在沙滩,大家惊奇地发现,自乾嘉至清末民初的一百多年间,沙滩涌现了几十位学者、诗人、作家,人各有集,各类著作百多部几百卷。其代表人物郑珍、莫友芝、黎庶昌,在我国文学史、学术史、外交史上均占有一席之地,引领一代风骚。

  随后成书的《遵义新志》,把遵义两千多年的文化发展历程划分为九个时期,从夜郎期、牂牁期、播州期、杨保期到新城期,其间第八期为沙滩期。书中写道:“故沙滩不特为播东名胜,有清中叶曾为一全国知名之文化区”。由此,以黎氏家族为主体,郑、莫两家族为羽翼的“沙滩文化”开始为学界所瞩目。

  “西南两名儒,俱出牂牁巅”——这是章士钊《访郑篇》的两句诗。他还吁请时主黔政的贵州省主席吴鼎昌前往沙滩探访,刊印郑珍全集。陈衍、郁达夫、胡先骕、钱锺书、刘大杰、郭绍虞等诸名家也都对沙滩文人给予高度评价。二十世纪下半叶,张其昀还在台湾举办过《遵义新志》的国际学术研讨会,遵义和沙滩文化之名,更逐渐为国际人士知晓。

  直到最近,加拿大温哥华英属哥比亚大学教授施吉瑞,潜心研究郑珍诗歌,写出40万字的专著《诗人郑珍与中国现代性的崛起》。

  近几十年来,研究“沙滩文化”之风蔚然兴起,研究论著如雨后春笋。国际性的专题会多次召开,引来国际国内众多著名专家学者,热烈交流研究成果。“沙滩文化”不仅跨出山国之门走向全国学坛,而且走向东瀛和欧美。有的学者把“沙滩文化”同“齐鲁文化”“巴蜀文化”“吴越文化”“河洛文化”等地域文化相提并论。

  黄万机先生说,沙滩文化广泛吸取和融汇中国古今文化的精华和外来文化的优长,但它也有地域文化的特色。尤为难得的是,沙滩文化丰硕的文化成果中,有不少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如《遵义府志》有“府志中第一”的评语。郑珍的文学专著如《说文新附考》《说文逸字》,在新编的《辞源》中对某些古字的注释,注明是参考郑注的。钱仲联有“清诗三百年,王气在夜郎”的赞誉,推尊郑珍为“清代诗国”第一人;莫友芝的版本目录学专著,被一些藏书家视为“枕中鸿宝”。傅增湘就凭着莫著目录专门去寻找珍籍,写出数十卷的《藏园藏书录》;黎庶昌在日本刻印《黎氏家集》,收录黎氏祖孙四代的诗词古文集凡四十卷。辑印的《古逸丛书》二百卷,蜚声国内外。所著《西洋杂志》被誉为十九世纪西洋风俗画卷……

  “抓藏书”与“抓教育”成就“沙滩文化”

  黄万机先生生于遵义,少年时代便曾听说沙滩先贤的事迹,并去沙滩黎家做客,初读《巢经巢诗集》。上世纪七十年代,先生进入贵州省社科院,决心研究沙滩文化。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便是《谈郑珍的诗歌创作》。四十余年过去,先生已被公认为“沙滩文化研究第一人”。

  先生将“沙滩文化”的传承谱系划分为六代:长期从教、琢育一批英才的黎安理为第一代;人称“黎氏双璧”的嘉庆进士黎恂、道光举人黎恺为第二代;第三代的郑珍、莫友芝和黎兆勋把沙滩文化推向辉煌;郑知同、黎庶蕃和黎庶昌为第四代;第五代、第六代是沙滩文化的尾声。

  先生说,沙滩文人在学术研究和文学艺术创作方面都创造了大批成果,取得较大成就。 “从历史的角度看,沙滩黎、郑、莫三家,各有两人入《清史稿·列传》,占了贵州籍入传二十七人的五分之一强;《清代七百名人传》,贵州籍入选者五人,其中郑、莫、黎三家各一人。《清诗三百首》,郑珍入选10首,《清诗精华录》600首,郑珍22首。与前书10首不重复。《近代文学大系·诗词集》,莫友芝入选9首,郑珍45首。《近代词选》贵州入选4人,除章永康外,有黎兆勋、黎庶蕃、莫友芝。《全清词钞》贵州入选17家、沙滩词人占6家,其中黎庶蕃入选词16阕,为黔中之冠。《辞源》中列入词条的,明代有马士英,杨文骢,清代有丁宝桢和郑、莫、黎共四人。有学者统计清代著名学者136家,贵州只有郑、莫、黎三家。遵义政府组织专家点校《沙滩文化典籍》三种,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其中《郑珍全集》420万字,《黎庶昌全集》450万字,《莫友芝全集》400多万字。其他文士的著述约300万字。”黄先生说,这是个奇迹,也说明“贵州文化在遵义,遵义文化在沙滩”之说不虚。

  是什么成就了沙滩文化的荣光?黄先生归结为与“抓教育”与“抓藏书”——

  “沙滩文化最大的特点是重视教育。几乎每一位文人都任过塾师或书院山长,儒学训导,教谕或教授。黎氏家塾从明末到新中国建立之初,历时三百五十多年,从未间断。黎、郑、莫三家都同时注重家庭教育,有教育专著传世。如黎安里的《教子录》,黎恺有《教余教子录》,莫与俦《示诸生教》,郑珍有《母教录》,莫友芝有《过庭碎录》等。尤为可贵的是,这里涌现了两位女教育家:郑珍的母亲黎三姑和郑珍之女郑淑昭。她们虽未正式登上讲台,但在教育子女方面有矩有则,培养优良的家风。郑母事迹被采入《清史稿·列女传》。郑淑昭教育的三个儿子,考中举人或进士,都成了诗人、学者兼书画家。郑、莫、黎三家的门生众多,不仅桃李满黔中,而且远及江南、巴蜀,教泽绵延至今。”

  “沙滩文化的另一特色是重视图书建设。贵州地处天末,图书匮乏。号称藏书最富的贵阳学古书院,也仅有藏书数千卷。黎恂首创锄经堂藏书楼,有藏书三万多卷;郑珍自创巢经巢书室,有藏书四万多卷;莫友芝在南京所建影山草堂,成为江南著名藏书楼之一,有多种珍善古籍。黎庶昌从日本购回大量书籍,其拙尊园藏书多达十万余卷,有多种珍稀版本。这些藏书楼,是沙滩文化发展的根基和黔中文化知识宝库,为众多文人学者提供精神滋养,影响深远。”

  接续沙滩文化的人文精神

  经年的研究,黄万机先生从历代沙滩文人的立身行事中发现了十分可贵的人文精神:遵循儒家之道修身养性,追求完善的人格理想。他概称为“沙滩文化精神”,并从三方面予以了阐释:

  一是爱国忧民,关怀桑梓的大爱精神。黎氏入黔二世祖黎怀仁立下家训:“在家不可一日不以礼法师子弟,在朝不可一日不以忠贞告同僚,在乡党不可一日不以正直表愚俗,在官不可一日不守清、慎、勤三字,凡百所为,敬恕而已”。黎氏子孙谨守祖训,凡在外做官的都能尽忠职守,清正廉洁,为民做主。返乡后都为乡亲做实事,泽及乡邦。

  二是安贫乐道,躬行践履的君子之风。沙滩文人大都经历分期生活的磨炼,从不怨天尤人,坚持以儒家学说进行个人修养。儒家学说也就是孔孟之道,其核心是“仁”。仁者爱人。沙滩文士大都立志做一个有“仁爱德行的君子,躬行实践,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做起”。

  三是涵纳殊方,勇于超越的进取精神。沙滩文士善于广益多师,不耻下问。郑珍先拜大舅黎雪楼习宋学,又拜贵州巡抚贺长龄攻宋学,先后拜程恩泽、莫与俦先生治汉学,终于汇汉宋为一家,成果丰硕,远远超越几位师傅。黎庶昌先向郑子尹学古文作法,后师从曾国藩研习桐城派散文义法,为曾门四大弟子之一。赴西欧后,境界开阔,突破桐城派“雅洁”之风的束缚,创作出清新活泼的多篇文章,这充分彰显了黎庶昌涵纳殊方勇于超越的精神。

  “我们今天研究沙滩文化,力求古为今用,正应当大力弘扬沙滩文化的人文精神。”黄先生最后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郭丽:坚决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2017-06-15
  • 吴大华: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2017-06-14
  • 贵州发布《“基本解决执行难”第三方评估指标体系细化考核指标》2017-06-12
  • 院县合作!成果将填补黔中王门后学研究的一项学术空白2017-06-12
  • 魏霞:依靠创新驱动培育特色优势品牌2017-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