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以浩然乡情构建贵州地方文化知识谱系——省文史馆举办“贵州情怀·一个人和一片土地”何光渝著述研讨会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话题背景

10月24日,省文史馆山骨讲堂2017年第七期“贵州情怀——一个人和一片土地”何光渝著述研讨会举行,研讨会由省文史馆馆长顾久主持,黄万机、谭佛佑、苑坪玉、陆景川、林建曾、奚晓阳、彭晓勇等省内文史、文艺、文学以及新闻出版界人士围绕何光渝著述进行研讨,大家认为,何光渝用大文化的视域剖析贵州的情与思,其著述对构建贵州的地方历史文化知识谱系起到了重要作用。

著名文化学者戴明贤、刘学洙因身体原因未能到场,特以书面形式评述何光渝先生的治学严谨与高尚品格。

“关于我的写作,‘历史与记忆’,是我十多年来所关注的主要问题。我一直关注历史的叙述、记忆的叙述。基于我个人的写作感受和实践,这些年来,我主要关注一些貌似熟悉的贵州文化符号。”在20世纪90年代末,何光渝先生组织、编撰了“20世纪贵州文学书系”等丛书,2005年提出“构建贵州地方文化知识谱系”的命题,在往后的岁月中,他写下一系列以贵州为主题的文化研究论著或是其心目中贵州“地方文化知识谱系”某些缺失“环节”。

正如何光渝自己所说:“只想尽一己之力,掘一口‘深井’,让后人或多或少看到贵州文化的样貌。”“用我们自己的眼光和思想,去认识我们脚下的这片乡土;用我们自己的语言,真实而真诚地描写我们自己;通过我们几代贵州人的努力,结束那种贵州总是被‘他者’居高临下地‘描写’的历史命运。以此为乡梓效力,为考察中国的文化提供一个独特的贵州视角。”

人物名片

何光渝,文化学者,贵州人。贵州省文联原副主席、贵州省省管专家、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先后出版《20世纪贵州小说史》《贵州:衣食住行的变迁》《原初智慧的年轮:西南少数民族原始宗教信仰与神话的文化阐释》《铁血破晓:辛亥革命在贵州》《贵州社会六百年》《中国抗日战争全景录·贵州卷》《如在天尽头》《山高人为峰》《天人合一 知行合一:贵州人文精神读本》《往事犹可追》等20余部著作。贵州文化是其大多数著作中的主题。

默默“铺路石”的文化坚守与担当

刘学洙(贵州日报社原社长、总编辑):与何光渝相交40余年,我亲见亲知他通过锲而不舍的自学后,成为新闻人、文艺人、学人,环境和生活状态几经变化,但立身处事做人的精神始终不变,而且不断提升到新的境界。何光渝学术硕果的根在于他对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执着追求,又以独特思考的科学态度,数十年如一日地下苦功夫硬功夫,有远大的目标,又脚踏实地的,不急不躁,不追求功名,不捐时,不从俗从众,不轻信,内敛低调,这是一种定力和品格。研讨何光渝不仅要研讨其学术成果,更要研讨他高尚的品格。

顾久(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关于何老师,我想讲三点:第一是,何老师从小极端的教育环境让他在逆境中能够奋起,不仅读了那么多的书,还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何老师的故事值得好好宣传,足以让在那么和平的环境下有那么多的书读、但却没有读过几本书的孩子有很大激励作用。第二点是何光渝的自学和治学,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很宽广,像《贵州建省六百年社会生活变迁研究》等都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他能够把他们更加理性地组织;二是严谨,近年来他反思和批判性的学术著作写得很实在,很有自己的个性和观点,显示了他的自学和治学的严谨。第三点是佩服他的人品,不阿谀,不苟同,他的做人风格值得我们学习。

范同寿(贵州省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文如其人,光渝为人严谨,对工作总是以“高”而“严”的标准来追求,所以他的著述在我心目中就形成了这样三个印象:一是不妄言。他写书从大量占据各类资料开始,经过深入研究才着手撰稿,因此,他的著作言必有据,你不会看到随意做结论的情况。二是不断言。光渝是一个自信的人,但他常谈到学无止境,研究问题不能太武断,他对某一问题做结论的时候,总是给后继的研究者留下许多余地,这是一种可贵的学风。三是他的不从众。我的意思不仅是说他从不人云亦云,而且是指他治学坚持必须有新意,没有新发现、新观点,不能给读者有所得的书,他是不会写的。

索晓霞(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贵州社会科学》主编):《原初智慧的年轮——西南少数民族原始宗教信仰与神话的文化阐释》《贵州社会六百年》两部学术大部头在短短几年的时间推出,跨越西南诸省的田野调查,海量的历史文献,贵州社会600年的历史呈现,其中的艰辛与付出很难想象,但他做到了。是什么样的力量推动他笔耕不辍?只能是对贵州这片土地的眷恋和深情。他呈现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丰硕的成果,还有一个贵州人对故乡历史与文化的执着与坚持,一个贵州人低调沉稳的山骨印象。

王德玉(贵州省文史研究馆党组书记、副馆长):贵州文化建设,特别是更具有基础性意义的文史研究,尤其需要本土的、不断地成长起来一批又一批文化学者,何光渝就是这样一位学者。一是在当下时代没有浮躁气息;二是在学术著作中严谨、执着、较真;第三是具有独特的视角。他对贵州历史人物精神的挖掘提炼,特别是以独特的视角,去描述去思考,是非常吸引人的。第四是他胸怀浩然乡情。

陈弘(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何老师的成就,源自于他对文化的热爱,这种热爱是不带功利色彩的,是一种生命的内在需要;二是他对贵州这块土地的热爱,这种热爱是朴素的、自觉自信的。这两个热爱可以说是支撑他一路登高行远的源动力与驱动力。尤其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以他独到的眼光,关注现实生活,关注社会发展,深入挖掘贵州文化历史,并以深致的情感,不遗余力为家乡贵州发声立言,向外宣传贵州,为贵州文化事业的推动和发展做了许多好事实事。他才学精到,文路宽朗,涉猎领域广泛,成果显著,是一位有文化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学者。

谢丹华(贵州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何光渝老师是贵州人民出版社的金牌作者。近十年来在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图书约有12种之多,其中2种获贵州省优秀图书一等奖,2种是国家出版基金项目,1种获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1种是贵州省重点社科课题。何老师具有深爱贵州这片土地的赤子情怀,具体表现在:他的作品写贵州,在贵州出版,真正为贵州人的文化自信奠定基石。作为出版单位,何老师一丝不苟的文匠精神提醒了我们,一切信息传媒均应有学术底线。他具有甘当人梯的长者风范,担任责编期间,每每遇到困难和问题,何老师均是耐心指导,是一位让编辑感到温暖的老师。

李缨(贵州日报文艺部主任、贵州日报《27°黔地标》文化周刊主编):何光渝老师是研究贵州文化的学者,是书写贵州文化的作家,是传播贵州文化的使者,何老师的作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言之有彩,言之有度,言之有道,以“贵州”为主题,文字深入浅出,接地气,很有可读性,在我们周刊颇受欢迎。作为一名新贵州人,多彩贵州的灿烂文化让他痴迷,让他贵州他乡即故乡,在七十有二的年纪,依然以当今学界稀缺的“笨人精神”,以漫漫文化长途中铺路石的身份,为“构建贵州地方文化知识谱系”殚精竭虑,毫无保留,力图还给世人一个真实、生动、多维立体的文化贵州。

张忠兰(孔学堂书局常务副总编辑、编审):何老师多段工作任职经历,使他在多个领域自由游走,在多种状态间自由切换。从编辑角度来看,他的作品很好“编”:他对史料的爬梳、研究的广泛、剖析的深入、对历史的尊重、逻辑演进的严谨,当他责编的过程既是学习,也相对容易。他始终坚持史学研究者的中性立场,不应景,也不偏颇。他的学养、治学路径、继承与创新、解释的构建、叙事与分析、体力与规范、写作与表达,充分体现了史学研究者的修养、情操和技艺。他的作品大部分都放在贵州出版,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晚辈的宽容、提携、指点,充分体现了他对贵州出版的情感和贡献,呼应了今天的主题——乡情独浩然。

独到眼光准确判断阐释贵州文化

戴明贤(著名书法家、作家、文化学者):光渝先生,一是广阅博览、目光四射,善于以他山之石攻己之玉。借鉴吸收了不少现代的、域外的学术观点和方法,以它们为工具,对种种习见的资料和结论重新进行审视和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断,得出自己的结论。二是他善于思考,有足够的学术勇气,不惮于提出自己独到的观点、见解和结论。他提出“构建地方历史文化谱系”命题,很久以来一直有不少人在做这件事,命题的提出对他们是一个大的启示和提升,从自发状态进入了自觉、整合、宏观的阶段,并已体现为许多成果。从《原初智慧的年轮》等书名就可窥见他治学上独到的眼光和取径。

彭晓勇(贵州出版集团原董事长):何光渝的著作和研究都围绕着认识脚下的土地,认识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一方面是让自己能够认识自己,另一方面是让外界认识我们贵州这片土地。他的著作特别注重对人、对历史事件的研究,把贵州不为人知值得记住的历史先贤梳理出来,突出他们身上的贵州文化特征,形成贵州人引以为傲的贵州精神特质。他的著作写人物并没有脱离事件,写事件又不是孤立地写现象,有民族学、社会学、文学、历史学等多种学科,多个领域,共同构成一种合集,那就是关照贵州的大历史观、大格局观,注重传承贵州的历史文化。

奚晓(当代贵州期刊传媒集团、当代贵州杂志社总编辑):我曾在贵州日报文艺部工作三年,何光渝任部门领导,给我的印象是谦和认真、满腹诗书、言简意赅。我很庆幸得到他的指导特别是潜移默化的人格影响。文化学者何光渝默默耕耘,宁静致远,以睿智眼光深厚学养不断推出富有时代特色的专著,为贵州的文化建设文化自信文化繁荣助推。明朝吕新吾曾说人的资质有三等:一等是深沉厚重,二等是磊落豪雄,三等是聪明才辩。此三等均融入何光渝的为人和学问,尤以深沉厚重显示其自信从容,以及精神和文化上的坚守。

卢惠龙(贵州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马雅可夫斯基说,丢本诗集向你宣战。今天,光渝丢了煌煌三本书——贵州表情系列,向我宣战。我与光渝相识、相交40余年,他的第一本书《何光渝报告文学选》是经我手出版的;他也给我和我儿子的书都写过序,可见交情不浅。拿着他沉甸甸的大作,我思量,我们间已是云泥之别。光渝从文学到文化到史学,走了40多年,越走越宽阔,越写越深邃,越老越高产,20多本书从他的书斋走向社会,赢得赞誉。他的特色或风格是:独特的探索,独特的视角,独特的发现,独特的话语,这是极其不易的。

曹维琼(贵州人民出版社原社长):何光渝著述有三个特点。一是他对贵州文化探究跨度大。著述从抒发贵州之情的散文,到宣传贵州之人的报告文学;从考察贵州之史的史学论著,到阐述贵州之变的社会观察;从探究贵州之思的原初智慧,到解读贵州之魂的人文精神,涵盖众多学科领域。二是他对贵州文化探究立意高。他的著述以“小人物”的视角呈现贵州的“大历史”;用中国的视野观察贵州的人与事;用大文化的视域剖析贵州的情与思。既全面准确地反映贵州文化,将枯燥的学术语言,转化为通俗的阅读文本。三是他对贵州文化探究用情深。他的著述注目于贵州这片土地,对贵州本土文化探究热爱,对本土题材创作热心,对本土学人扶持热情。

苑坪玉(贵州省作家协会原秘书长、贵州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光渝先生是新时期贵州报告文学的领军人物,其作品选题把握准确,开掘较深,很善于用抒情的诗性语言来叙事和塑造人物形象。《20世纪贵州小说史》是其文艺评论的扛鼎之作,作品内容丰富扎实,有史有论,尤其在贵州小说史料的开掘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这部作品是个人修史,充分展示了作者的观点见解,当然,作品的结构是否均衡合理,立论是否平稳公允,针砭是否准确到位,论述是否详略得当,那是见仁见智的问题。而我以为,这种种不同异见,正好奠定光渝先生这部小说史的独特价值。

朱伟华(贵州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光渝老师是对贵州地方知识谱系建构做出重大贡献的有心人。他的研究成果,首先是“多”,成果众多,数量惊人。20多年,个人著述有20多部;其次是“广”,著述无一例外全部围绕贵州一个中心,从人物到事件、从文学到史学、从历史到现实,从现象到规律,贵州各个时期各个方面的重要文化现象,关注的是贵州“大文化”范畴,是贵州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研究者;最后是“深”,穿透现象,高度概括,不仅呈现贵州文化现象,更以独到的眼光、清晰的选择和准确的判断进行贵州文化阐释。

孙兆霞(贵州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何老师山骨般的品质启发我:坚守底线,以人格为基底,超越二者的张力,去做建设性的工作。何老师不但提出构建“地方文化知识谱系”的命题,而且也在自己的研究中践行这个命题,从自然、生命意义的一个个案例的表征中,发现和提炼背后的机理,彰显哲学智慧。其《原初智慧的年轮》等研究生态、宗教、哲学等著述,包含了西南地区特别是贵州丰富的生态智慧和农耕文明的信息,是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和人类向生态农业社会转型不可或缺却又罕见的宝贵资源。

曹海玲(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何光渝老师说过,“要知贵州事,需懂贵州人”,他眼中和笔下的贵州历史,是以“人”为中心的历史。贵州这片土地上的大人物、小人物,在他挖掘性的重新发现中,不再千人一面,他们有血肉,有温度,有血性,有表情:有为母守墓的郑珍,尝尽亡国、亡妻、亡女“三亡”的陈夔龙,上书抗日不成,“尸谏”当局的阮则文等等。有情感的人物才是真人物,有人物的历史才是真历史。这些大小历史人物,成就了这片土地的文化、文明、历史,而把他们作为“人”挖掘出来,是何老师著作的成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乌江流域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高峰论坛在余庆举行2017-11-02
  • 共同建设大乌江生态保护模范区2017-10-29
  • ​全国依法治国与实证法学理论研讨年会在贵州贵定召开2017-10-29
  • 依法治国与实证法学理论研讨会在贵州贵定县举行2017-10-29
  • “依法治国与实证法学理论研讨年会(2017)”今日在贵定召开2017-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