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邢启顺:《农村婚礼》:诠释婚礼的仪式与符号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人类学研究认为婚姻关系始于一种“公众宣告”,而婚礼则正是这样一种宣告仪式,即婚姻关系的确定通过婚姻仪式来告知公众,这样就将婚姻关系的意义从个人层面上升到社会层面。婚礼仪式的举行满足了婚姻的社会性需求,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在人类的整个社会文化系统中具有重要作用。尤其在中国农村,婚礼的社会认可作用是无法用法律婚姻登记所替代的,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郑萍所著的《仪式符号——农村婚礼》一书通过分析农村婚礼仪式来研究农村社会结构,将婚礼作为一种仪式,对仪式过程中的文化元素的社会结构功能、象征意义进行了深入阐释,透过婚礼仪式反观农村社会,对相关仪式理论进行了理性反思。

现代社会,婚礼仪式更多成为社交活动的空间,成为了在一定社会关系网络中进行社会交往的平台和工具。而这种交往正是通过婚礼中的礼物交换来加以肯定的,体现了农村人情交往的互惠原则和工具理性的思维方式。同时,婚礼仪式也是婚姻当事人及其家庭展示社会地位、家庭财富、社会资源及社会声望的场所。农村地区,婚礼是村民维系、强化并创造各种社会联结的一种重要场合,而这些社会联结正是通过婚礼中的礼物交换来加以肯定的。婚礼中的礼物交换体现了村落的“差序格局”,也体现了农村人情交往的互惠原则和工具理性的思维方式,因此,透过婚礼中的礼物交换,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和诠释农村社会中的文化规则和社会关系网络秩序。从婚礼参加的人群构成来看,朋友、同事及同学等非亲属群体人数远远超过亲属群体人数,可见社会关系群体在婚礼仪式中的重要位置,婚礼仪式成为婚礼当事人与其社会交往群体进行交往互动的一种重要形式。同时,婚礼仪式也是结婚双方当事人及其家庭展示社会地位、家庭财富、社会资源及社会声望的场所,通过婚礼的规模、水准来进行自身形象定位,展示家庭社会地位、社会资源,以期获得更多的社会认可和尊重。

在农村乡土社会中,虽然传统的婚礼仪式发展到现在有了巨大变化,融入了很多的现代因素,但传统婚礼的诸多仪式和内容仍然延续和传承着传统意义的文化因素。

婚礼仪式中蕴含着祈求新人婚后生活富足的美好愿望。借助婚礼仪式表达对新人的祝福,这在古代、近代还是现代社会都是完全一致,而且这种愿望的表达体现在结婚过程的各个环节,那些预祝婚后幸福美满生活的传统婚礼仪式必然会在创新发展中被不断传承,其具体表现就是禁忌仪式。例如在河北承德的一些农村,新娘在入洞房的时候会有一个小孩递给两个瓶子,其中一个装米,另一个装钱,新娘一定要将这两个瓶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被称为“抱宝瓶”,按照当地的说法这样可以预示婚后的生活五谷丰登,平平安安,财源广进。新人必须确保这两瓶子不被打破,否则会不吉祥。其实这是传统撒帐仪式现代变迁,只不过是把撒在床上的东西齐整地放在了瓶子里。也有个别地方会把这些五谷杂粮在新婚之夜放到新娘和新郎的靴子里,取步步登高之意。可以看出,农村普遍把高粱、玉米、小麦、大麦等农作物同五谷丰登、财源滚滚相联系,并通过这些东西在新婚仪式上使用来预祝新婚夫妇过上富足的生活。

婚礼仪式蕴含促进生育的愿望。从古至今,新婚夜的诸多仪式和禁忌都体现着促进生育,祝福新娘和新郎多子多孙,人丁兴旺。例如山东、河南的许多农村中,需要有儿女双全的“全活人”铺床。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农村普遍认为儿女双全是一种福气和运气,让这样的“全活人”为新人做新婚夜的准备可以借助对方的福气来感染新郎和新娘,祝福他们未来也能儿女双全。

在许多农村婚礼仪式中,都存在驱邪或辟邪的仪式,认为新婚夫妇最容易受到鬼怪的侵扰,需要驱邪避灾。在许多农民心里,普遍相信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认为这种神秘力量支配和左右着人生祸福。一般来说,进入农民家中,门有门神,灶有灶君,堂屋摆放的就是祖宗牌位。他们对妖魔鬼怪的恐惧心理,本质上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遇到不可认知之物或难以克服的挫折,而表现出的精神恐惧。在传统文化的渲染中,驱邪避灾的观念在现代婚礼仪式中仍有着生存空间。新娘从娘家出发时,需要新郎将新娘抱上车,新娘的脚不能沾地,这虽然可以表示为一种新娘对离开娘家的不舍,但同时也是人们对于来自地面的污秽威胁进行躲避。当新娘到达新郎家后,不管是由新郎直接抱入洞房,还是走在红毯上,新娘的脚始终不能与地接触,以尽最大努力躲避来自地面的侵害。各地普遍在迎亲与接亲的过程中燃放烟花爆竹,一些地方还会有鼓乐队伴奏,这些都是人们驱鬼避邪的原始方式。

农村婚礼密切社会交往的功能日益凸显。现代社会婚礼仪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个体扩展社会网络,积累社会资本的桥梁纽带,从社会层面上看,也是密切了乡民的社会交往,使整个社会网络更趋于稳定和谐。新婚夜的诸多仪式虽然在不断简化和更新,但是几乎每个程序都仍然营造着两位新人及亲友邻里融洽、亲密的氛围,潜意识中强化家族的团结,尤其是可以让新娘从婚礼中获得一种认同和归属感,自觉融入新的家族。

《农村婚礼》一书从农村婚礼仪式的变迁、婚礼仪式过程、洞房仪式、婚后附属仪式——回门、农村婚礼中的礼物交换、农村婚礼中的文化信息符号六个方面,对农村婚礼进行了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的文化阐释。作者在查阅大量文献资料的基础上,结合实地田野调查中的参与观察,将农村婚礼视为一种具有丰富文化象征意义的仪式符号,综合运用仪式过程理论、象征符号理论以及结构主义视角,对农村婚礼进行了全面详实地阐述,从而更深刻地理解和诠释农村社会中的文化规则和社会关系网络秩序。


来源:《贵州民族报》2017年12月18日A3版。

作者简介:邢启顺,贵州省社科院民族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罗以洪 杨燕: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路径与机制分析2018-04-16
  • 黄德林:“四化同构”合力推进贵州新时代农民讲习活动2018-04-10
  • 刘庆和 白明: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要把握好对内开放2018-04-10
  • 邢启顺:《农村婚礼》:诠释婚礼的仪式与符号2018-04-04
  • 龙希成:以生态优势实现高质量的后发赶超2018-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