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您是第位访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罗以洪 杨燕: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路径与机制分析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http://www.gzass.net.cn/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摘要:近年来,我国农产品产量不断攀升,但是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我国农产品结构还面临供求结构不合理、农产品研发与质量不符合市场需求,以及农产品种植、加工能力不科学等问题。“十三五”时期,经济新常态路径下,通过借鉴发达国家的农产品结构优化经验,结合我国农业现代化发展与农村改革现状,以政策引导、提高研发与加工能力,以及推动科技创新、产业融合等方式,完善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路径与机制,助力我国农业产业的转型升级。

关键词:供给侧改革;农产品;结构;路径



2004年到2015年期间,中国粮食产量实现“十二连增”,2016年,在农产品价格下跌、气候条件变差与农民收益下降、粮食减产等要素影响下,中国粮食产量首次下降2016年我国粮食总产量12324.8亿斤,同比下降0.8%。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阶段,产能过剩问题严重,农产品结构不合理与供需矛盾凸显,2015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提“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旨在应对农业市场供需失衡问题,通过扩大需求量,提高供给质量与效率,推动农产品供给侧改革。我国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内容主要是指,土地制度改革、粮食价格体制与补贴机制改革,以及农产品结构改革(去产能、降成本)三个方面,在此背景下,探讨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路径与机制,对推进我国农业现代化、实现农产品结构优化具有现实意义。

一、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的战略六要素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视域下,农产品结构优化的切入点,在于农产品生产与供给,通过激活需求端,提高供给端品质,将有利于优化农产品结构,推动供给侧改革。在中央农村“农业供给侧改革”会议指导下,农业供给侧改革目标是“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与效率,保持农产品的供给量、质量可以满足消费者需求,形成现代化、合理化的农产品供给局面”。由此可见,针对农产品结构优化问题,关键是结构优化与效益提升,需要通过调整农产品供给侧各种资源要素,提升供给体系适应力,实现供给侧改革目标。

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农产品结构优化的资源要素,除了包括主体、产品与资本以外,还需要技术、信息与制度资源。简而言之,即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家庭农场与农产品超市等主体要素;初级农产品、加工农产品与优质农产品、有机农产品等产品要素;农业金融、农业保险、农业补贴与农产品期货等资本要素;现代农产品标准化技术与农产品研发等技术要素;政府职能体现的制度要素。市场经济体制下,农业供给侧改革中,市场对资源要素配置存在决定性作用,随着政府职能向“服务型”与“市场型”方向转变,其职责主要倾向于政策制度与标准规范文件等方面。综上所述,农业供给侧改革下农产品结构优化战略要素主要包括六个方面,即主体要素、资本要素、产品要素,以及技术要素、制度要素与信息要素。通过优化六个战略要素,才更有利于实现农产品结构优化,强化农产品供给侧改革效果,形成最适合的农产品供给市场均衡体系。

二、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的主要问题

(一)农产品供求结构不合理。多年来,我国在农产品种植与培育方面,存在着不同的重视程度,以玉米为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玉米产量为2.196亿吨,同期我国粮食产量为6.162亿吨,可见其占比较高。根据《中国农业知识产权创造指数报告(2016)》内容显示,我国2015年玉米品种授权比例最高,领先于水稻和小麦。虽然2016年在粮食减产政策下,玉米产量有所下降,但在高比例供给下,我国玉米也始终处于过剩状态,库存累计过多,我国为了减少玉米库存积压,在2016年-2017年度将玉米播种面积调整为36026千公顷。纵观我国农产品品种的供应结构,一方面是玉米产量攀升、需求量下降,另一方面则是大豆等产量持续下降、需求量却不断一稿,供需之间的差额持续走高,需要通过有效的引导,均衡供求结构发展。

(二)农产品安全问题频发。近年来,我国政府有关部门不断加大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督管理力度,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日渐良好,然而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依然存在着很多新的农产品安全问题值得注意。根据《2015年主流网络舆情报道的中国发生的食品安全事件研究报告》内容显示,我国食品安全时间依然处于高发期,2015年全国共有2231起事件,高于2014年水平。肉与肉制品、酒类、水产与水产制品,以及蔬菜与蔬菜制品、水果与水果制品分别排名前五位。其中,水产与水产制品符合市场发展形势,是食品安全高发食品类型。在众多食品安全事件中,人源性要素依然是主要诱因,包括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出售或经营过期食品等,占所有食品安全事件的51.16%。客观而言,在缺乏监管、诚信缺失问题,以及监管体制滞后等原因下,均会造成农产品安全问题频发。

(三)农产品研发与加工能力不足。根据《2016年中国农业知识产权创造指数报告》内容显示,我国农业企业的农业品种开发意识依然不高,研发能力明显不足,远不如国外企业的授权量,国内农业品种研发依然以科研单位为主导。国内农产品研发主体以科研单位为主,且农业企业研发能力不足,其背后还存在着农产品研发与市场需求不符的严重问题,研发与需求的错位,不利于农业技术的推广与农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虽然我国农产品产量不断攀升,但农产品加工还处于低水平、小规模、粗加工、高耗能阶段,据调查显示,我国农产品加工率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并且粗加工耗能较高,以农产品副产物与加工副产物为例,在60%以上未循环利用、高值利用下,农业资源也缺乏高效利用,导致农产品附加值较低,难以确保我国农业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四)农产品结构不符合市场规律。中国幅员辽阔,农户数量多达2.3亿,然而每户土地承包量仅为6亩地左右,耕地规模不高。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加上退耕还林政策,与发达国家相比较,我国农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倒挂问题严重,不合理的供给结构,致使部分农业地区土地资源超负荷运转,不符合绿色低碳发展战略。截止2015年,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十二连增”,然而在粗放式的农业生产与不合理的农产品结构下,阻碍了我国农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进程。

三、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的路径与机制分析

(一)以农业政策引导农产品结构优化发展。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需要政策保障,以政府扶持、补贴等方式,引导农产品结构优化发展。借鉴美国政府的政策措施,结合我国农产品结构现状,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是优化农产品种类结构,通过调整补贴标准、强制性减产等方法,鼓励优质农产品规模化生产,减少积压过多库存的农作物;二是培育市场新需求,利用官方宣传渠道,鼓励农户生产更适合的农产品,为农户提供政策支持;三是优化农业融资渠道,降低农业融资成本,鼓励银行与金融机构助力农业研发与生产,利用农业保险与金融缓解农户的资金压力。

(二)以技术创新提升农产品质量水平。农产品质量关乎于“国计民生”,提高农产品质量与安全性,需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农产品的安全监管,更需要利用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提高农产品质量。近年来,我国农产品安全问题事件依然不容忽视,需要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由政府职能部门通过政策手段制定安全生产技术标准,并采用现代化的农产品质量监管与执法机制,提高农产品安全性与品质。一方面,要不断提高农产品检测技术,提高农产品检测人员的职业技能和专业知识水平,通过构建完善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实现监管的信息化,为举报人提供便捷的新闻媒体举报或投诉平台,强化追责机制,打击违法行为;另一方面,要加强农产品技术创新,在提高农产品质量的同时,通过建设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利用二维码与条形码、大数据等技术,提高供给侧改革下农产品的安全属性。

(三)提高农业企业研发与加工转化能力。农业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农产品结构优化需要提升农业企业的研发能力,以及农产品的加工转化能力,以此来提高农产品的经济效益与农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研发能力方面,可以通过开放共享农业科技资源的方式,引导企业实现创新发展,提高研发生产水平,加快农产品科技成果的转化。在加工转化创新方面,可以借鉴国外的成果经验,引进国外农产品加工技术与设备,提升农产品加工水平,与此同时,还需要发挥农产品加工的示范基地与示范企业带头作用,打造产业集群,利用规模效应推动产业发展。基于低碳环保视角下,农产品的创新研发还要秉承环保、低碳与安全、高品质等强制要求,逐步实现农产品加工与创新的良性循环发展。

(四)以市场配置实现农产品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下农业经济发展要符合市场发展规律,在农产品结构不均衡的背景下,首先,建议培育市场主体,改变小农经济不良局面,通过推动农业合作社、农产品龙头企业与家庭农场等市场主体,奠定农产品结构优化基础。其次,建议优化供应链模式,从市场化角度强化农产品供应链管理,借助物联网技术打造垂直一体化农产品供应链,提高农产品供给侧的流通效率与生产效率。再次,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农产品营销战略,以海量、多样化与迅速增长的市场信息,优化农产品的生产、加工、流通与销售等供给要素。一方面,开展个性化、差异化与针对性的农产品营销方案,解决农产品供需错位的情况,提升市场份额;另一方面,通过搭建农产品电商平台方式,实现农产品供给市场的现代化、数字化对接发展,优化农产品结构。


参考文献:

[1]张为杰,李少林.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现实与政策[J].当代经济管理,2016,04:40-45.

[2]张蓓.农产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国际镜鉴[J].改革,2016,05:123-130.

[3]许瑞泉.经济新常态下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路径[J].甘肃社会科学,2016,06:178-183.

[4]郝洁莹.供给侧改革视域下农产品营销渠道优化策略[J].农业经济,2016,12:87-88.


原文刊载于《农业经济》2018年第3期。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年度一般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茶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路径研究”(编号17BJY021)。

作者单位:罗以洪,贵州省社会科学院;杨燕,中共四川省委党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罗以洪 杨燕:供给侧改革下我国农产品结构优化路径与机制分析2018-04-16
  • 黄德林:“四化同构”合力推进贵州新时代农民讲习活动2018-04-10
  • 刘庆和 白明: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要把握好对内开放2018-04-10
  • 邢启顺:《农村婚礼》:诠释婚礼的仪式与符号2018-04-04
  • 龙希成:以生态优势实现高质量的后发赶超2018-04-04